无人驾驶驶向5G时期|深网

作者 | 相欣 编辑 | 康晓

单边桥、限宽车阵、不知何时会掉到路面上的障碍物、前方无规则滚来的轮胎阵,对于任何一个新手司机而言,这简直是噩梦,即便是驾龄多年的老司机,可能也无法保证能够完全无碍顺利通过。

这样复杂的路况,却被一辆平行操作的无人驾驶车辆顺利摆平。所谓“平行操作”,即真正的“驾驶员”远在3000米之外,凭靠信号传输完成远程操控。

这位驾驶员是无人驾驶初创公司智行者CTO王肖,他成功在5G信号的协助下完成了这场高难度的“驾驶”挑战。王肖把它归功于5G带来近乎于零的延时、高宽带和高速率传输。

智行者CEO张德兆告诉《深网》,在4G时代,这样的远程接触根本无法实现,一幅图像传输过来需要2-3秒的延时,看似短暂的间隔中,车辆可能随时出现无法估计的情况。

“基本上只有延时达到毫秒的级别,最大延时也就到100毫秒,才有可能通过远程去控制车辆。”接近于零的延时意味着,无人驾驶被质疑的安全问题或将会迎刃而解。

过去一两年中,大量巨头公司和创业新星蜂拥进入无人驾驶探索,他们相信,一场全球性的技术革命正在到来,或许如同蒸汽、电气时代一样,无人驾驶也会给人类生活、商业进程乃至社会文明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应用落地和商业化层面,初创公司困难重重,无人驾驶行业也经历了一次大洗牌,进入发展瓶颈期,和张德召一样,他们都在等待着5G时代的到来。

随着5G商用牌照的发放和商业化逐渐落地,无人驾驶会成为最先发生质变的行业的吗?

创造新的衍生服务

在我们的固有思维中,智能驾驶仅仅是以交通工具的形式存在,比如它能够帮助人们从A点移动到B点。但在未来,无人驾驶技术将可能为人们提供更多可选择的服务。

无人驾驶领域, Waymo是尽人皆知的代表。这个由谷歌开启于2009年的自动驾驶汽车计划,在2016年12月从独立出来,正式成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如今,Waymo估值飙升至2500亿美元,这比去年8月由摩根士丹利给出的1750亿美元估值整整高出750亿美元。

Waymo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无人驾驶领域的神经。去年末,Waymo开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周边城市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今年4月,Waymo的打车应用终于在Google Play Store上架——一直以来,Waymo把为乘客提供包括娱乐在内的车内空间服务当作未来商业化的主要目标。

将目光从大洋彼岸拉回,在国内5G与无人驾驶技术的有机结合上,新的衍生服务也很有可能出现在未来的生活场景中。

2015年成立的智行者,目前研发出的产品包括无人驾驶清扫车“蜗小白”、无人配送物流车“蜗必达”、应用于高速路及城市复杂道路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星骥”。其中,蜗小白和星骥已经运用到了5G技术。

现在,张德兆和他的创业伙伴们开始思考,是否能将更多服务在已有的产品上加以实现。比如环卫车辆在投放到实际的社区场景中时,可以提供移动安防服务,目前他们也在和中国移动考虑这种方案的可操作性。

在驭势科技首席生态创新官邱巍和他的同事的想象中,自动驾驶同样承载着更多的可能。

这种可能性的最直白体现在出行服务,帮助人或者物从一个地点移动到另一个地点。而这其中的附加值服务,拥有更多想象空间,比如它可以成为一个移动的包厢,可以是一个移动的咖啡屋,一个移动的地产,又或者是一个移动的电子商务入口。

邱巍认为,智能驾驶会给更多行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的衣食住行也将从一种固定的形态逐渐演变称移动的承载形态。而这背后所支撑的就业、经济管理运作方式,都会随之发生改变。

智能驾驶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正在慢慢渗透进来。不仅是刚刚提到多样化服务,更重要的是,它还能够为缓解道路拥堵提供帮助。

在刚刚举办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孙勇义向台下的观众们呈现了这种可能性。

发表评论
商标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