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副刊】黄春美/拉拉钱

◎黄春美

◎黄春美

与弟弟妹妹们讨论今年以什么方式帮母亲庆生,聚餐?包红包?但往年包红包她都不收,那就照往例把婶婶一家人找来聚餐好了。我们问母亲的意见,她说不想过生日,不要买蛋糕。又说「拉拉钱」很好玩,盒子还留着。

我们相望一笑。私下互LINE:

「拉拉钱,母亲节玩过了,还要再玩吗?」

「干脆直接包红包,请妈妈收下吧。」

「妈妈会不会把拉拉钱全部送去给卖药的电台用,然后又把赠品拿来送我们?」

「劝她不要听广播买药,没多久还是买,伤脑筋啊。」

【自由副刊】达瑞/预售屋

◎达瑞◎达瑞「两房的格局,户户三面採光,前后双阳台,卫浴双开窗,面对万坪公园,视野上非常舒适;而且前后两栋,每栋十四楼,一层四户,安静不複杂。」而我们备妥了哪些?首付款、

「八十五岁了,听广播消遣解闷,会call in买药,还不错啦,龟鹿二仙胶、明目地黄丸药房也卖,虽然贵得离谱,她说有效就让她买吧。」

「……」

最后,大家决定玩一个不一样的拉拉钱游戏。

帮母亲庆生这天,照样聚餐,也准备了蛋糕,蛋糕上没有插蜡烛,生日快乐歌则改成健康快乐歌。唱完歌,我们请母亲先拉掉蛋糕上的小松树,方便切蛋糕,母亲伸手一拉,埋在蛋糕里的钞票露出一小截,她惊喜欢笑。在拍掌欢呼声中,一张张连续PE袋装的钞票自蛋糕缓缓冒出,母亲一手拉钞票,一手收捏,太多了,捏不住,弟弟找来一个大塑胶袋装。钞票拉到最后一张,全家人都欢呼跳跃拍掌,母亲则高捧钞票,再度笑出两排牙齿。

自我有记忆,父亲嗜赌,家里赊欠度日,妹妹常闹病痛,她是母亲口中那个不平安的孩子。有一次妹妹发烧,母亲背着她到镇上就医,不料,钱不够付医药费,她握在手中的药袋随即被拿回,直到她去借了钱,才给她药。那些年,母亲脸上只有愁容,从未如此灿笑。她常说,过去太苦了,现在有能力就尽量帮助别人,于是,她把买菜找回的铜币存进扑满,若有人送来自家种的菜蔬,她就估计大约菜价,也掏钱存入扑满,待养大扑满,就要我载她送去给慈善机构。听收音机或看新闻报导,得知哪里灾难募捐,她就拿钱请我去划拨。

我们一一成家后,母亲清晨勤运动,傍晚散步,她认为健康最重要。但,不知何时起,她经常听卖药电台播放的老歌,男女主持人分享新闻时事、趣闻、互相答嘴鼓,对主持人产生信任,相信call in者见证药物疗效,也跟着call in买药,说要保健身体。每次劝了,她就说,都听了很久,听得很详细才买。有时干脆偷偷买,被发现了便说:你们要上班,也各自有家庭要照顾,我可要照顾好自己,免得大家操心……

发表评论
商标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